【急诊室里看人生】楚雄一男子从七米高空坠落,从头到脚都挂上了抢救的仪器!
2018-02-11 17:28 来源:民生关注


人们常常用白衣天使

形容救死扶伤的医生,

然而在每一场

与死神的拉锯战中,

即使医生天使们拼尽一身全力,

也未必能打赢每一场战役,

毕竟,医学再先进,

也有无可奈何时。

走进别人的故事,

思考自己的人生。

和民哥一起看看今天的

急诊室里看人生,

讲述了一个什么故事?


当天下午5:20左右,一辆从楚雄上来的急救车停在了省红会医院急诊大厅门口。伤者还没有从车上下来,一名随车医生急忙拿着一堆资料走进急诊外科。

急诊外科副主任吴俊华:“看看哪些地方骨折?”

急诊外科医生亚俊:“哦,髂骨骨折、肱骨骨折。”


快速看完伤者的影像资料,急诊外科的两位医生立即意识到,接下来要接诊的这位病人情况十分不乐观。

急诊外科医生亚俊:“是怎么受伤的?”

急救车随车医生:“是高处坠落伤,从差不多七米高的地方摔下来。”

急诊外科医生亚俊:“他是哪受伤的?”

急救车随车医生:嗯,工地上。”


受伤的男子姓王,今年28岁,当天中午12点在工地干活时不慎从七米高的地方坠落,在楚雄州中医院治疗后又迅速转院到昆明。


急诊外科医生:“手这里我来弄。”

医务人员:“骨盆有骨折。”

急诊外科医生:“骨盆有骨折,把骨盆带拿来上。”


眼睛清淤,眼角、嘴角出血,心电监护仪、插管、尿管、吊瓶,此时昏迷在床的王先生,几乎从头到脚都挂上了抢救的仪器。


急诊外科医生亚俊:“他循环呼吸不太好,当时插着管子过来的,这个病人来的时候血压也不好,高压96mmHg,低压40mmHg左右,呼吸也比较快,有急性失血的表现。”


急诊外科、骨与创伤外科的多名医生都汇合在这里。随时发出警报的心电监护仪让整个科室更加紧张。为了稳定王先生的生命体征,医生和护士分工合作,护士给王先生开通静脉通路并用上抢救药物,急诊外科和骨与创伤外科的医生则迅速给他固定伤口,防止伤者因骨折端移动造成更深伤害。

重症监护室的医生也来到外科配合抢救治疗。通过一系列的抢救治疗,王先生的血压逐渐上升,高压104mmHg,低压63mmHg,但他仍然处于昏迷,不能自主呼吸。

▼▼▼

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李三伟:“他现在受伤非常的重,头、胸、四肢、骨盆、身上到处都是外伤,现在受伤的位置第一出血量非常大,他们已经积极的抢救,现在用了升压药、呼吸机,在ICU的处理也是如此。现在有个问题是他颅内的问题,出血量大或小,我们要请专科医生来看是否行急诊手术?有没有急诊手术的指征?包括其他的外科要不要进行手术的处理?”


高坠伤伤者很可能出现多种损伤并存,特别是头、胸、腹等位置。现在王先生颅脑已经有了出血,腹部脏器是否受损,也需要等待查证。

脑外科医生:“从这个片子上看他脑子里的伤情是非常非常重的,从七米高的地方掉下来,这个脑子就像豆腐一样,脑子受伤就像那块豆腐掉在地上砸碎了。”

脑外科医生用了一个直观形象的比喻向家属介绍了伤情,然而比这个比喻更为严重的是,脑子的受损并不像豆腐摔碎那样简单,因为脑袋里还有血管等组织,受损部位不断出血后还会压迫好的部位进而造成更重的伤害。让医生更为无奈的是,王先生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法手术,15分的评估分,王先生只得3分。

脑外科医生施镇江:“就是最低的评分,跟死亡差不多,相当于要接近临床死亡了。3分的病人我们一般不敢跟你开刀了,如果高于3分还可以博一下,但是现在病人的条件已经不允许去开刀,如果我再把他弄去开刀,这口气可能马上就会停。抢救肯定会抢救,但是最终这些抢救都要归零,明白吗?”


抢救仍在继续。而另一边,家属也在试图从医生的话中找寻希望,可现实却毫不留情。脑外科的医生刚介绍完情况,坏消息再次传来。通过肝胆胰外科医生进行的腹穿检查,王先生腹腔脏器出血严重,相当于整个肚子里都是血。在脑外科医生那找不到希望的家人,试图说服肝胆胰外科的医生进行手术。

肝胆胰外科医生张志平:“把他的肚子做手术后,如果恢复一点了,再去做脑子的手术,哪里恢复得过来?恢复不过来,这就像一辆车发动机坏了,你让我去补胎,胎好了车能开吗?有什么意思呢?”

接连的坏消息,彻底摧毁了希望,抢救室外王先生的家人已泣不成声。

重症监护室医生李三伟:“我们要做的只能是适当延长他的生命,他现在肚子大量出血,有手术指征但是没有手术条件;或者说手术意义不大,脑子上也有手术指征,但是也没有手术条件。”

需要手术但已不能手术,治疗的意义只能是延长些许的时日,这是医生们需要面对的无奈,也是家人必须承受的残忍现实。最终,家属逐渐冷静,接受了事实,并将王先生转入ICU重症监护室。


记者:金羽璇  李娟  彭智

编辑:小丝滑

图片、GIF制作:七坨脑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