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室里看人生】男子坠落致爆裂性损伤
2017-12-19 18:32 来源:


640_010.jpg

急诊室里看人生,走进别人的故事,思考自己的人生。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今天急诊室故事里的主人公胡先生也是这样一位男子,从来没有流过眼泪的他,却在急诊室里意外落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起走进今天的故事。

640_009.jpg

640_016.jpg

下午五点多,一名男子被送进了省红会医院急诊外科。

640_011.jpg

担架上的男子姓胡,今年59岁,就在几分钟前,他被120急救车从香格里拉送到了这里,究竟胡先生发生了什么呢?


胡先生:“我那个钩子挂在下面的孔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直了,我都不知道一下子就掉下去了,大概有四米多高。”

640_007.jpg

胡先生是在搅拌站进行拆除作业时从高空坠落的,做工十多年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这次才刚到工地半天的时间就发生了意外。


胡先生“我一只手拿电焊表,一只手拿电焊想去割掉那个桩子,因为要把那个木板拆掉,我以前干了那么多,不知道怎么这回是这样,太不幸了。”

640_013.jpg

受伤至今已有十天,总体而言,胡先生现在意识清楚,呼吸无碍,但不能动弹。从迪庆医院提供的病历来看,他全身多发骨折,甚至有爆裂性骨折的情况,当地医院因为技术力量局限等原因,在对他初步治疗后又转院到这里。

640_017.jpg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好,现在转过来看着我,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检查到哪里你说哪里。”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脖子疼不疼? ”

胡先生:“不疼。”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肩膀呢?”

胡先生: “不疼。”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胸口呢?”

胡先生:“胸口痛。”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这只手能不能动?”

胡先生:“能动,但有点痛……”

640_018.jpg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在他们下面检查的单子上看,他存在好几个腰椎的骨折、盆骨骨折,另外就是左前臂他们下面没有照着片子,看是看着肿胀,应该也是有问题,两侧踝关节也是肿胀,病人喊疼痛也没有片子,等下我们把片子完善一下,看看还有哪些存在问题。”


640_006.jpg

对于高坠伤而言,医生最担心的就是伤者出现内脏损伤的情况,特别是在受伤早期,有的因为内脏伤口出血量小,很容易被忽视,进而引发病情后续的严重性。而胡先生尽管高坠后出现了血气胸,插有胸腔闭式引流管,但经验丰富的医生从引流盒内血液的颜色初步推断,胡先生血气胸的情况已经逐渐平稳。


急诊外科医生 亚俊:“你看是淡血性的了,说明他没有出现继续出血的情况了,如果流出来的还是血,那肯定还存在继续出血。他现在淡血性基本就不存在活动性出血了,具体什么情况还要检查再看。”


640_004.jpg

胡先生被送往放射科进行检查

640_003.jpg

一直默默跟在胡先生担架后面的是他的妻子,当天急匆匆从老家重庆赶了过来,她跑前跑后忙着给丈夫办理挂号、检查等手续,帮着医生和护士一起搬动丈夫去做检查,虽然没有太多话,但脸上始终写满了焦急。

640.jpg

骨与创伤外科医生前来会诊 

640_002.jpg

骨与创伤外科A区医生 李艳:“现在明确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胸部里的损伤,胸部有个闭合性的外伤,左边有多根肋骨骨折,骨折后骨折端对肺上有损伤,所以左边有血气胸。现在他呼吸平稳、氧饱也好,说明他胸部损伤的情况是稳定的,还要再进一步的观察复查片子看。”


而胡先生的另外一个问题则比较严重。


骨与创伤外科A区医生 李艳:“还有一个主要的问题是他腰椎的骨折,从他片子上来看,他现在是有三个椎体的骨折,腰一、腰三和腰四的骨折。


人的腰椎有五个椎体,而胡先生有三个椎体都有问题,除了腰三、腰四椎体出现压缩性骨折外,更为严重的是,他的腰一椎体还是爆裂性骨折。


骨与创伤外科A区医生 李艳:“爆裂性骨折,我通俗的比喻来说,就像你用锤砸在一个核桃上这种粉碎,特别的碎。”


结合急诊外科和骨与创伤外科的会诊意见,胡先生将被收治住院部等待手术治疗。

640_012.jpg

骨与创伤外科A区医生 李艳:“这种脊椎骨折的患者,如果不做手术的话肯定是不能起身的,只能够卧床。但是这种卧床就会带来很多严重的并发症,像肺部感染、血栓,甚至最严重的是会危急到生命的。”


在妻子给胡先生办理住院手续的间隙,躺在担架上的胡先生突然忍不住落下了泪。

640_015.jpg

胡先生:“我流泪是第一次,我从来不流泪。在香格里拉时那个止痛针我都没有打,我都坚持着,再痛我都受得了。”

记者:“那现在流泪是考虑到什么?”

胡先生:考虑到后果。”

记者:“害怕吗?”

胡先生:“嗯。”

640_014.jpg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和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胡先生常年奔波各地打工赚钱,妻子则在重庆老家务农并照顾智力残疾的儿子,胡先生的一份收入既要养家也要给儿子治病,而这个意外的来临,给了胡先生太多的措手不及。


胡先生:“怕站不起来,站不起来意味着就没法干活了。”


胡先生说他现在很怕,不是怕痛,也不是怕手术,而是怕通过一切手段也无法让他站立起来,怕今后自己要一辈子瘫在床上,怕自己一旦倒下家里的重担没人承担。

640_008.jpg

医生表示,胡先生收治住院后也将不断完善各类检查,排除其他部位损伤,在手术评估完成后即可进行手术。只要积极有效治疗,胡先生担心的问题便不会存在。


记者:金羽璇 高敏涛

编辑:一枚小板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