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录节目种半年地?《向往的生活》导演为啥这么做
2018-07-02 15:23 来源:中新网


《向往的生活》海报

《向往的生活》海报

从拍摄六期还没赞助商,到成为收视冠军,引发“慢综艺”潮流,再到经历“抄袭”争议,《向往的生活》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

第二季到来,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综艺又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收视率达到1.615%,豆瓣评分8.2分,比上季的7.3分高出不少。

第二季,节目拍摄地从北方搬到了江南,房子更大风景更美,“蘑菇屋”也加入新成员。不少观众说,三五好友吃饭劳作,这就是自己向往的生活。

然而,对于一档“慢综艺”而言,如何才能真正“慢”下来?又如何避免乏味,留住观众?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向往的生活》执行导演张航希。

节目海报:小H和小O

节目海报:何炅、于和伟在逗小H和小O

“蘑菇屋”升级 导演组忙“种地”

除了是执行导演,在节目外,张航希还有一个观众更为熟悉的身份——小H的主人。在《向往的生活》第一季播出后,节目中的小动物们一跃成为明星,三只鸡小花、小白、小黄,山羊点点,鸭子彩灯,还有一只幼犬小H。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小H,现在它的微博粉丝数有五十多万。

有网友评论,这是一档可以对着柴犬拍几分钟的神奇节目,看小H和几只小鸡追来追去的画面都很有趣。

第一季结束后,因为小H在家太孤单,张航希就给它找了一个小伙伴——小O。养大后,第二季节目也开始录制,索性就让它俩一块上节目。

后来,节目组将“蘑菇屋”从北京密云搬到了杭州桐庐,张航希也亲自开车,把小动物们运到了杭州。因为它们是家人,虽然每集都有离别,但家人要一直都在。

截图:节目中的鸭子“彩灯”

视频截图:节目中的彩灯

“蘑菇屋”也更大更豪华了,张航希说,房子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只是稍微做了修饰。院子里的凉亭、生活用具则充满当地特色,嘉宾们用的木车、鼓风机、斗笠、蓑衣等,都是导演组从当地居民那里一点点“淘来”的。

为什么要到江南拍摄?总导演王征宇的解释是:“南方的自然生态相比北方更丰富,中国地大物博,我们要让观众看到更多美丽的地方。”张航希则说,他们想去个景色漂亮的地方,导演组筛选了近三个月,才确定了桐庐。

第一季时,导演组一直想根据农作物的时节做一些应景的拍摄,但他们发现,农作物是个很难控制的东西。所以到第二季,他们提前几个月就开始了解当地的气候和农作物生长情况,还跟当地的农民请教,原来这个地方种什么,并亲自参与种植,几乎成了半个农业专家。

第二季播出时,导演组还自己调侃:“从去年第一季到第二季,啥也没干,一直在种地种地,学习农业知识学习农业知识……”

截图:嘉宾们在聊天

视频截图:嘉宾们在聊天

回归原生态 讲述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

如果说《向往的生活》第一季还带有探索性质,那么到了第二季,它的表达则更清晰了。

去年,总导演王征宇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相比表现人与食物的关系,他们则希望更多去讲述中国社会里的人与人的关系。每期一个主题,讲一个小小的道理,述说一种人与人的关系,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展示中国人待人接物的节目,有很多中国传统的东西在里面,包括招呼客人、用美食待客等。”张航希说。

截图:宋丹丹说“土味英语”

视频截图:宋丹丹说“土味英语”

因此,在嘉宾上,节目组也倾向于选择和四位主人相熟的人,比如徐峥、宋丹丹、赵宝刚、金龟子、黄渤等,他们有的是老友,有的是师生,有的是同学。而且,这季每期都有很多嘉宾,老少长幼齐聚一堂,宛若一个大家庭。

嘉宾的搭配也有讲究,张航希说,他们会根据嘉宾之间的原生关系和每期的主题进行搭配。“比如说金龟子那期,考虑到金龟子和何炅最早的关系在少儿节目里,所以我们就请了一些年纪偏轻的人。”

营造出一个放松的熟人环境后,经典桥段也自然而然发生,比如徐峥让何炅给他洗头,宋丹丹吐露心声,并在饭桌上说起“土味英语”,黄渤反复打电话整蛊等等。

截图:黄渤做客“蘑菇屋”

视频截图:黄渤做客“蘑菇屋”

在《向往的生活》,人与农作物以及大自然的关系一直不可忽视,嘉宾来了就要做农活。王征宇就曾表示,尊重乡村生活的基本事实逻辑是做这个节目的前提,也影响着节目最后的成色。

在“蘑菇屋”,做农活要回归原生态。挖笋、插秧、收油菜籽,都是最原始的手工方式。张航希说,不追求干活的效率,嘉宾来了,就是想让他们慢下来,有跟大自然和农作物亲密接触的机会。

从农作物的播种到收获,嘉宾们也在这里收获不少感悟。“到后面,他们自己也会感慨,比如看着梅干菜,一点点从地里长出来,然后晾晒,最后变成一道菜。”张航希说,这整个过程就是故事。

截图:何炅和黄磊在给徐峥洗头

截图:何炅和黄磊在给徐峥洗头

不干预拍摄的“观察类真人秀”

第一季录制时,这样的“慢综艺”还很少见,不玩游戏、没有环节的风格,也让很多嘉宾感到一头雾水。大张伟和谢依霖还忍不住请求:“导演你让我们干点什么吧,不然这不白收通告费了吗?”

到了第二季,导演组的存在感也变得很低,多数只出现在嘉宾的调侃中。张航希说,他们的主要工作都放在前期的调研和准备上,比如菜能不能长出来,周边有什么信息,哪里可以采茶、挖笋等等,再就是与摄像、录音、灯光等工作人员的沟通。

而对于内容,则完全不介入。“我们是作为一个观察者的身份,看他们过自己的日子。”张航希说。在拍摄上,他们有60多个机位,一天24小时不间断拍摄。

王征宇则说,这样完整、不干预的拍摄过程可以给足人物交流的空间,人物之间的关系、情感也会随着时间的流淌得以自然流露。

节目海报:嘉宾在挖笋

节目海报:嘉宾在挖笋

这样的拍摄手法不像综艺节目,倒像是纪录片,最大的不同就是后期。张航希说,他们一直不认为《向往的生活》是个慢综艺,因为节奏很快,一期节目几乎就包含了一天的生活,在剪辑时也会更注重综艺效果,比如突出笑点、对动物拟人化等等。

“我理解的慢综艺,不是节目是慢的,而是呈现出生活是慢的。”张航希说,如果有标签,《向往的生活》应该是观察类真人秀。

第二季的播出也接近尾声,张航希说,下一季还会再换一个拍摄地,现在已经开始着手找地方了,“我们还是想去马尔代夫,也许会找一个中国的马尔代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