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实习律师实习培养困境——省司法厅这样说
2019-03-27 15:17 来源:云南新闻广播


要成为一名执业律师需要通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同时在律师事务所实习满一年才能取得律师执业许可。由于缺乏经验,现在青年律师虽然学了很多年法学,理论精熟,但在实务时却经常束手无策。这时候的青年律师,最渴望的就是进入一家好的律师事务所得到前辈的指导和帮教,学习具体的技能,学习他们的处理事情的方法,请他们指点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尽快掌握实战本领。本应该充满学习与机遇的一年实习期却常常弄的实习律师与律师事务所都很不愉快,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的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在现实中,一些实习律师觉得在事务所被安排的只是一些很基础的打杂工作学不到真本事,而且工资还非常低,既不能保障生活,一年的实习期到了也因为没学到真本事没办法独立办案。

实习律师谢政良:“我的同学里有一部分去了律所,但他们完全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去帮工的关系,只需要打打杂之类的,基本不存在学习这种行为。”

在云南晨晓律师事务所律师龙云升看来,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存在很多年。

 “律师事务所需要进行营利,也需要产生一些成本,投入少的钱,获得更多的一个回报。从实习者的角度来说,到了一个平台之后,他没有办法达成所谓的梦想、所谓的追求。要么是来要求学习的,要么经济收入上要求增长,这就存在利益的一个博弈。”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采访中很多律师和实习律师都提到希望律师事务所的上级主管部门能够为双方架起一座信任的桥梁,更好的为我省律师队伍输送优质的人才。

实习律师谢政良:“司法厅建立一个反馈的渠道,它能反馈到所里,所里又反馈到执业律师上,就能知道这个实习律师他需要什么,同时需要他干些什么。”

云南晨晓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哲

“我认为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应该调和双方之间这样的矛盾,出台措施或者说一些举措,来保障实习律师的利益,同时也保障律所的利益。”

“要立体性的培养实习律师的话是四个方面,政治思想、工具的运用、法律知识和法律问题的解决,如果是司法行政机关能够给它进行一个流程化和标准化的探索,方便我们能够招募和培养更优秀的人员。”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汪源


针对记者暗访中发现的实习律师培养体系不健全的问题,云南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商小云表示,这些困难和问题都是存在的,云南省司法厅下一步将对这个问题进行认真的研究,来保障我们实习律师的权益。

云南省律师协会会长万立表示,对实习律师的培养涉及到我们后续人才的输送,事关律师事业的发展。我们律师协会一直在关注这个热点难点问题,根据《律师法》的规定,实习律师的考核是交给律师协会,法律授权来进行完成的。

近年来,省司法厅和省律师协会对于青年律师和实习律师的培养一直高度重视。云南省目前拥有律师1.1万人,70%的律师都在45岁以下,有近一半的律师50%都是近五年进入这个行业,所以实习律师和青年律师对于律师行业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2018年11月,省司法厅、省律师协会联合印发了《云南省青年律师三年发展纲要(2018-2020)》,来助推青年律师的成长。

万立说:“很多实习律师担心学不到东西,但实际上《云南省青年律师三年发展纲要(2018-2020)》就明确了指导律师事务所如何更好的培养青年律师。因为律师培养都是导师制,是学生与导师的师徒关系,这种传帮带的基石一定要建立起来。此外,《纲要》还明确了实习律师培养的责任,比如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党支部书记就必须成为实习律师和青年律师培养的第一责任人,你有责任选拔这个所里经验丰富、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指导老师来指导实习律师。同时培养方式上我们也要求建立一种办案专业化的协作培养模式,可以一个老师带多个徒弟,也可以一个徒弟跟多个老师,通过协作来办案。通过这样的经验交流和个案的指导,来客观、有效地提升青年律师业务的能力和水平。”

云南省律师协会会长万立还表示,目前协会已经要求律师事务所和协会带头,提取一些青年律师发展的基金,用于实习律师的补贴、助学、提供奖励和帮助。同时,制定出台最低的工资保障和购买五险一金用于实习律师基本的保障,维护他的权益。在此基础上,协会每年对律师事务所都有年度检查考核,如果实习律师没有购买五险一金,实习律师可以反映到律师协会,协会要对律师事务所进行批评和处罚。

点击观看详细内容